top of page

6/1/2024 需要你幫助的人

【積極樂觀】

6. 需要你幫助的人


今早看到中學同學曾給我的昔日校長的文章,說及母校辦學的價值觀,內容很有深度,值得時下的家長們對「學校」的重新要求,究竟有甚麼比讀書考試更重要?

「社交生活構成一所學校的不僅是佈置精美的建築物或設備齊全的教室,甚至不是對學術卓越的壓力,而是學校的全部生活——積極、充實地創造的生活。你比以前更熱情、有效地參與一連串的課外活動,尤其是把學問和精神力量貢獻社會。

你的價值目標會讓那些需要你幫助的人的命運變得更好。

這是你對人類尊嚴的關心值得讚揚的。


我們依靠你們在學習上如此勤奮,在學校裡如此慷慨地投入時間來增強你們現在和畢業後的社會意識。

充滿信心地接受並履行你的職責,但不要炫耀,因為你是秉承母校在香港存在多年的數千名男孩子的傳統。」

我相信我的積極樂觀,是來自年少時聽到校長入班房說:

「讓那些需要你幫助的人的命運變得更好…」


他沒有在大禮堂演說,他是親自入每個班房說同樣的話,我每年都有機會聽一次。

有意義的鼓舞,幫助我們能夠接納他人,與人合作,百聽不厭。



今早喜藥團偉權分享:

「這星期有機會同癌友仔食晚飯,講開一些生活的話題:基督徒是否不能學氣功?是否不可以賭錢?做瑜伽 、靜坐可以嗎?學功夫、太極、八段錦...可以嗎?因為這些對健康好,癌友特別關心。後來又談到是否不可以打麻雀?睇賽馬、睇足球比賽可以嗎?

之後轉了話題談及探未期癌症病友,團長說有牧師可以去到探望癌友問候下實在很好。頓時,團長覺得似乎『問候』這個詞語用起來有點不雅。 不知在甚麼時候開始,『問候』已經好自然被當作 『粗口』的代用詞。又不知何時,老友鬼鬼地搭膊頭,這種友誼行為又會被看作是同性戀的動靜。

為何好好地一場賽事,竟被用作賭博工具,使人傾盡家財喪掉生命。像 『問候』這個普通問好的言詞,為何說起來那麼不自然。有些運動如瑜伽,甚至中醫學說等,當與邪靈拉上關係時,都要好小心辨別。

這些跟傳統忌諱有所不同,例如,不能在辦喜事的場合做哭喪之事,反之亦然。但結果都是因某種原因,有些事不能作。到底甚麼可以作,甚麼不能作呢?經上說:『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無論何人,不要求自己的益處,乃要求別人的益處。』(哥林多前書 10 :23-24) 

就算是在行人過馬路的事上,無車駛過但是紅公仔仍在著,人能過馬路嗎?紅綠燈本為行人安全而設,但立了法例後,人卻會因安全過馬路但無守法而受罰。

有這樣的爭辯,如何是好?看看這節經文能解答問題嗎:『所以,你們或吃或喝,無論做甚麼,都要為榮耀神而行。』(哥林多前書 10 :31)」 


今天偉權分享一首詩歌【做與不做】

「我的眼 我的口 我的腳和我的手都要為耶穌而活」 

「我的心 我的靈 我的智慧和能力都要為耶穌而活」 

「主喜悅的事 我都要去做 凡事從心裡為主做」


附上獻呈晚宴吹口琴的照片,偉權說榮耀神而行的當然可以做。


今年一月的「無窮家教」快開始了!


好友

余徳淳

二O二四年一月六日(星期六)



Commentaires


Les commentaires ont été désactivé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