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5/5/2024 重新再用

【重新再用】


我常常勉勵年青人:「我們一生做錯的事比做對的事還多得很,最重要是我們改正的事要較多。」

在教理工大學的時候,我也對大學生說:「錯就在這個課室錯,不要出外返工的時候錯。」

其實第二次改對了已經是很聰明。


聖經記載一位母親哈拿,婚後她沒有生下孩子,後來丈夫娶了毗尼拿,她見上帝不使哈拿生育,就做她的對頭,大大激動哈拿,要使她生氣。

每年上到耶和華殿的時候,丈夫以利加拿都以雙份給哈拿,可是毗尼拿仍是激動她,以致她哭泣不吃飯。

她丈夫以利加拿對她說:「哈拿啊,你為何哭泣,不吃飯,心裡愁悶呢?有我不比十個兒子還好嗎?」

哈拿因「始終無法生育」而「長年」感到鬱悶,每年去示羅禱告時,毗尼拿還會在她耳邊對她說: 「妳沒有孩子,是因為神不喜歡妳…」

每年哈拿獻祭,都面臨此般的挑戰。


一般人都會評論這種事情是這個太太真命苦,然而我們看到哈拿的智慧,她真曉得祈禱:「神透過她得著彰顯神的榮耀!」

撒母耳記上一章27及28節,他說要把神給她的孩子獻給上帝使用。


今天值得想想:「恩典必定是有用處的,我把美好的恩典給上帝使用,還是留為己用?」


今早喜藥團科榮分享 :


常遇到癌友問及處理治療時身上的痛楚。我知道痛楚的感覺因人而異,絕不能以自己的感受來否定別人的痛苦,就算所接受的治療和承受的事情是一樣的。

不過,我也認同痛感可以用方法減輕。很多研究指出「分心」使自己不專注在有痛感的地方是比較有效的方法;「心呼吸」也是可以舒減不少,我也曾有寫過幾篇文關於腹式呼吸的理論可以逹到減痛和減壓的效果。

心理方面的調節也有研究說把這些痛賦予意義,因這會成為忍耐堅強捱下去的助力。 癌友也會問我過去手術的痛楚、化療和電療遇到身上的疼痛是怎樣捱過去呢?

我會先答,痛就要食藥,止痛藥可能會傷身但其傷害不及食不好、睡不好。我也有用以上減痛的方式去消減很多的痛楚,但重點在於自己有多大程度相信是有效。

我找到幾年前自己分享過: 『我首先說身體的痛,忍痛能力因人而異,但也可以略略分類,當中我問參與者:有没有不能承受的痛楚?我說會有的,但可能一有的時候就痛暈或痛死了,不必去忍受和處理。最難是長時間有意識地承受痛楚(必需忍耐的痛楚)。

他們與我對此有所共鳴。跟著我分享個人多會怎樣處理,第一是分心。即時邀請一位弟兄來示範用分心的方法去減低打針抽血的痛和恐懼。看了,大家很認同人是可以分散注意力於某身體部位的感覺。再大和更長期的痛怎樣處理好呢?

我通常會去多做自己喜歡和覺得有意義的事情來避免專注在痛楚上。

第二是思維轉化,剛好近日有一例子。治癌有兩個醫治方向,一是朝向根治,另一個是朝向紓緩。我有肋骨腫瘤本應只可電療紓緩,但竟然醫生最後給可循根治的方向去切除。

那麽,這方案是十分難得,而我心底裡是很希望得醫治和想知道這腫瘤的性質,因此我會甘心承受外科手術的痛楚。將痛楚賦予價值和意義,變成值得去承受,這樣至少會減去很多因心理作用而產生的痛。』 因為經驗使我相信,但也要自己進取下一番功夫。我所說這些經過,也有向神祈禱,求祂幫助,我相信祂必醫治和減去身上的痛和心裡的苦。

因為這相信,我才會持之以恆。 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以賽亞書53:5)


今天科榮分享一首詩歌【最痛的時候】

「說出了這一句話」

「沒有苦毒的眼神」

「沒有咒詛的怨恨」

「你在最痛的時候打開寬恕的門」

「你為愛來到世上,你為愛走上十架」

「你把愛活在傷口,你用愛戰勝死亡」


附上「舍下」小組聚會照片。


好友

余德淳

二O二四年五月五日(星期日



Commenti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