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27/3/2024 未有時間信教

【未有時間信教】


昨天我應邀與近五十位在職人士談對信仰的抉擇。

首先我聽他們為什麼不選擇信耶穌,很感謝他們的坦誠,我最快得到的回應是現在的生活很奔波,工作辛苦又繁重,兼要下班後照顧家中年老及年幼的,所以加入教會的需要留待退休年歲才談吧!


他們說的時候是態度認真的,也許代表了很多香港打工仔的心聲。

他們曾遇到很多基督徒朋友邀請他們去佈道會,看到朋友那麼情詞懇切又不好意思推卻,然而當聽到「人需要永恆的生命」,即永生,不願信的回應是源於預感將有一個不容易適應的繁忙生活內容。


起碼星期日會變成宗教日,平日也多了很多教會朋友相約傾談一起看聖經祈禱,甚至被鼓勵幫忙教會的工作,他們覺得真的自身難保,睡眠也不夠,怎可以星期日晨早去教會聽講道呢?


今天我寫這篇日記真的很想澄清這個看法,信耶穌不是與你的時間爭奪,反而是使你用時間的有效性增多。


曾有一個年青人要考大學入學試,牧師關心他說:「我相信你很快會少返教會了,因為要應付公開考試。」

這位初信的年青人竟然對牧師說:「就是因為要面對這麼大壓力的考試,更需要多返教會增加力量。」

如果你問信仰怎樣影響我們的力量,信徒多數會說:「我需要有安寧的心境去肯定人生的方向,人生可以浪費的時間有限,沒有神的助力,我會行太多冤枉路浪費太多氣力。」

有了信仰會取得啟示,好像去異地遇到友善的旅遊嚮導。


今早喜藥團Sandy分享:


走在鄉間的小路上,暮歸的老牛是我同伴⋯【鄉間小路】是我小時候經常哼的一首歌,歌詞也是我的童年寫照。我出生在大陸一個農村家庭,我有兩個哥哥,兩個細佬,一個妹妹。爸爸沒有什麼家庭責任,所有重擔都落在媽媽身上,媽媽勤儉愛家,任勞任怨。媽媽嚐盡了貧窮的苦楚,我暗暗許下承諾,我要努力讀書,希望用知識改變命運,我要讓媽媽過上好生活。

可惜最終都是敗給了封建貧窮,爸爸認為女孩子不用讀太多書,遲早都要嫁人。輟學後爸爸將我送到省城的舅父家生活,舅父好錫我,幫我報讀幾個不同的職業培訓班。畢業後舅父鼓勵我外出工作,他對我說:「妳去闖吧!無論成功與失敗,返到屋企都是飯熱菜香。」

舅父在我心中如同父親,舅父是我的驕傲,是我最強的後盾。90年代百業興旺,社會在變 ,然而舅父也變了,變得家外有家,變得冇時間關心我。舅父還經常打着振興家園的旗號,向我籌集資金。 還有種種原因,我對舅父滿腹怨恨,我同舅父斷絕來往十幾年。確診患病時,我不想父母擔心,我選擇隱瞞。

疫情其間,每天看見衛生署公布驚人的死亡數字,加上離世的大部分都是重病者,他們甚至走的時候都未能與家人見上最後一面,我心感難過!也開始反思自己的人生:「如果有朝一日我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連我最記掛的人都不知道,而我又未能與他們見上最後一面,是何等的悲哀,我的人生又有什麼意義呢?」

於是疫情過後,我向父母交代了一切,我又鼓起勇氣主動聯絡舅父,舅父好快來探我。再次面對舅父我感覺自己成熟多了,內心平和了。

而舅父也坦承了從前生命的不是,這些年也忽略了我!舅父還說在二年前,重整做人的價值觀,推翻了幾十年的經驗取向,已受洗成為基督徒。 現在我和舅父經常相約茶敍,話題都是圍繞着耶穌基督的愛。因著有共同的信仰,就是封存了十幾年的陳年恩怨,也得到化解,感謝讚美主!「因他使我們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以弗所書‬ ‭2‬:‭14)


今天Sandy 分享一首詩歌【奇妙雙手】

「活着沒罪擔 枷鎖都脫落 義路樂意走上」

「身心得拯救 拋開苦與憂」

「高山可遷走 袮愛不變舊 有你一生快樂透」


附上Sandy疫情其間望向彼岸想念親人的相片。


好友

余德淳

二O二四年三月二十七日(星期三



Comentarios


Los comentarios se han desactivado.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