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16/6/2024 盡力的父親

盡力的父親


剛才在九龍合一堂講主日崇拜, 講題:「父親的影響力」,現繼續寫今日的日記,尤其送给所有父親們。


教會牆壁上常看到聖經:「你要盡心盡性盡盡力愛神」,這一句說話好像無限的壓力,如果是去返工老闆要你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公司,否則就要開除,相信沒有人會留下那間公司。

我即想起第二句經文:「若有人愛神,這人乃是神所知道的。」(哥林多前書八章三節)我又發現以上的壓力是不需要的。

神是神,祂必能監察人心是否做到「有盡力」這個字,各人能力不同,基督徒逝世通常被稱去地上的勞苦完畢,得着安息。


因為神欣賞他們的忠心,他們的生命已經做得太累了,所以返天堂休息。

但是神也知道那一個是有惡有懶有名無實的基督徒,他們說很努力愛人愛神是誇張不真實的。


我喜歡與父親們互勉「以神為樂」四個字,因為我們不用擔心自己一生對兒女的努力會白費,因為神連我們為祂努力的心思也知道。

「所以,我親愛的弟兄們,你們務要堅固,不可動搖,常常竭力多做主工,因為你們知道,你們在主裏的勞苦不是徒然的。」 ‭‭

(哥林多前書‬ ‭15‬:‭58‬ ‭)


各位父親的努力不是徒然的。



今早喜藥團科榮分享


執筆之時正傾盆大雨,又是6月14日踏入15日的時間,彷彿天父要我想起主耶穌使我有如拉撒路復活的方式存留,明明是一個無法可醫的病,一個殘缺不堪的身體,死了又再得重生。

2007換肝至今已十七年了,現在仍然能起當晚的情景和感受。在ICU的床上我被捆綁,醫護人員懼怕我一有知覺時就爭扎會拔走身上的喉管和走出病房。當時我感到身體發熱又發冷,胃喉由鼻子進入到食道,引流喉插入肚子兩側,整個腹部有莫明其妙的感覺,但不是痛,眼見前面光滑金屬的表面反射出我的樣子似是發黑發脹的死屍,耳聞護士談到當時附近大橋因大風兩裂成兩段,又說我的肝是從不遠的地方運送過來,算是幸運。

這些內在和外在的情況使人思想和情緒混亂,但神的話語在我腦海中心底裡保守我的心懷意念,數小時的辛苦後,心裡平靜,思想開始清晰,有聖靈的工作而不只是藥物所造成,因為我自然地啍出詩歌讚美敬拜主。

我真的換了肝?因為我知道入手術室打開肚皮後如發現癌細胞擴散的話,別人的肝是不會浪費在我身上。癌症未期停藥等三個多月,能夠換肝續命,當然感恩不已。這感動直到十七年的今日還没有減退!

原因是當時我清楚明白本來就一無所有,一切都不是我自己能得著或挽回,肝不是我的,生命也不是我的,有健康不是必然的,金錢?一早用進去醫病,現在有的都是從別人借來。一個患難換來如此輕省,又能貼近神教導應有的生活態度、生命和價值觀,這厚恩一生都不可忘記! 耶穌對他們說: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

他們就立刻捨了網,跟從了他。(馬太福音4:19-20) 我會視這人生一個重要的經驗為主再鄭重召我去跟從祂,是要立刻放下甘心地跟隨。十七年來神讓我遇到的癌患者很多,一同經歷有主同在的日子。

有些康復者會說現在能存活是賺多了。我卻認為說成神容讓我們活得再多些日子比較好,因為我們没法用任何方法多加自己在世的日子。神給我們有多少就有多少,有多少日子和時間就要好好運用,用到最好,把有限的人生化為無比的美好。

在「舍下」我們就一同把神給我們在地上的日子活到最好,在神的旨意裡,一起活出身心社靈健康的美好人生。


今天科榮分享一首詩歌【火中抽出來的一根柴】

「我好像火中抽出來的一根柴」

「被人丟棄,被人看輕,只剩灰燼」

「但你滿有恩典,對我從不放棄」

「因你的揀選,我成了神蹟的器皿」


附上科榮自製的個人生命剪影用來激勵自己和同路人。


好友

余德淳

二O二四年六月十六日(星期日父親節



댓글


bottom of page